路过的羊驼

我在网上没一句是真话,请别信

【嘉金】死环

颓废已久的产物
日更三天嘉金大粗长(其实也不是很长)第一更!
是给这位太太的!@Vjuu 









金发的少年扶着墙壁跌跌撞撞地向前走着,玻璃墙壁外的空气里飘满了黑色的杂质,高科技化的城市一天天往大气中排放着污浊的废气,他蔚蓝如昔日天空般的双眼中却如同一潭死水般死寂。
他是圣空星最失败的产物,他不仅仅是因为体质过于的虚弱,他是一个瞎子,谁能指望一个瞎子能坦当这个星球未来的王呢。
每个人都不对他给予希望,甚至连他的创造者都嫌弃他,他们夜以继日地生产出更多的人造人以用来掩盖他们创造出一个废物的事实。
路终于到了尽头,这是一片巨大的青草地,在污染严重的环境下能仅存这样一片土地也是幸运且明智。在临近要走到草地中央时,他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使自己不会踩到那朵素白如雪的茶蘼花,他轻车熟路地走到那朵花的前面,用瘦削的手臂举起一个花洒为花朵浇着水。
他已经被放弃了,为了自己的衣食起居他被迫去找了一个最简单最适合的工作。充当这个花园的园丁,为这个星球最后一株花朵浇水施肥。当然这也包括了创造者的帮助,他们当然不想因为一个照顾不周使得他爆死街头而出名。

轻轻的脚步声突然向他靠近着,因为失明所以他其他的感官都过于的敏感,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紧张的用死寂的眼睛看着来者的方向。
他很清楚对方无论是谁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打死眼瞎的自己,对方察觉到了他的紧张,立刻开口说话安慰他。“别怕,我是这座花园的主人。”
清脆的少年音在空旷的草地上回荡着,“你骗我。你听起来根本没有超过二十”他立刻回答道,他知道花园的主人已经二十多岁了,而对方听起来却只有十五六岁。
他清晰的听到对面的无奈地叹了口气,慢慢地再次开口。“我今年已经二十五了。”他听到这句话吓了一下,因为刚刚他好像顶撞了雇佣自己的人。
他害怕地立刻弯腰道着歉,因为除了这项工作他已经没有其他可以适合的了,对面的人笑了笑原谅了他。
“你叫什么名字?”软软的少年音问着他。“我不知道,我没有名字。”他如实回答着问题,他从创造出就被直接的嫌弃了,所以他们根本没有给予自己名字。
“那你就叫嘉德罗斯吧。”青年开朗的笑了,爽朗的笑声如同自己床边唯一的风铃般悦耳。嘉德罗斯第一次拥有了一样属于他的东西,是他的名字。




接下来走链接!垃圾lof删我文!我没有开车啊??!!https://shimo.im/docs/Tiy1pL3ZW8EoQtXe 点击链接查看「死环」,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安金日】发情蘑菇

注:含大量h内容,请未成年在父母的陪同下阅读。
高糖!超甜!甜到憨死人
最后@安金产出无限公司 

“丹尼尔大人!部分赛区出现了可疑的未知植物!”裁判球迈着他的小短腿跑到大厅中央的裁判长丹尼尔的身边,递上了手中的照片汇报着大赛中出现的异常。
丹尼尔看了看裁判球递过来的照片,想起了前不久一次大赛被病毒入侵的事,“立刻封锁那片赛区并查清这是什么。”裁判球听到命令后立刻迈着他的小短腿去执行任务,丹尼尔沉默地看着手中的照片开始暗暗祈祷这次可不要再出什么妖蛾子了。

金无力地走在荒芜的大地上,刚刚激烈的战斗是他几会筋疲力尽。他回头望了眼四周的景物。平时随地都有的可食用植物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寸草不生,突然不远处一些快要与景物颜色融为一体的植物让他眼前一亮。他急忙跑过去迟疑地打量这这些棕色的蘑菇,大赛里大部分都草生植物都是无毒可食用的,当然也不排除有毒的可能性。
饥渴难耐的金最终还是摘下了一株放进嘴里咀嚼,大片的苦味在舌苔上蔓延,意识到不对的他慌忙地想要吐出。却被身后的人重重的打到在地。
“把这个拿来威胁安迷修的话肯定很换不少的积分”最后的意识让金听到这句话便昏了过去。

眼睛上的黑布被猛的揭开,刺眼的阳光闪的金的眼睛不由得泛出了眼泪,眼泪使他无法看清面前的来人,他不免弓起了身子就想一只受惊的猫似的做出了战斗防备的动作眼睛上的眼泪被人温柔地拭去,金眨了好几下眼睛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看到对方英俊的脸上虽然粘了些许的鲜血但仍然挡不住对方焦急的神情。
看到了熟悉的棕色呆毛,金终于放下了戒心刚想要放松身体就察觉到了异处。“水……”金舔了舔干燥起皮的嘴皮吐出了一个字,安迷修急忙打开了终端页面购买了一瓶还细心地拧开瓶盖递给了金。金没有接过水瓶,依旧像梦吟一般在那重复那个字。安迷修看着金恍惚的神情,沉默地看着手中的水瓶片刻,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决心呡了一口小心的过去附上金的唇把水渡过去。

水刚一渡过来,金便焦急地开始吮吸吞咽着。口中的水渡完以后,安迷修刚打算离开,就被金一下揽住脖子,缠上了舌头开始细细地啃咬着。光洁的小腿缠上了安迷修的腰主动地用下体磨蹭着安迷修两腿间的那一点,被金的动作吓得全身僵硬的安迷修刚准备条件反射地推开对方。
但刚触到金燥热的皮肤意识到了他的反常最终还是放松了下来用手虚虚地抱着他的腰。

怕被屏蔽走链接https://shimo.im/docs/E3x6qxI1xaQGHq3Y


——————————————————————————————————————————————————————
果然文笔渣的我写不出那种感觉啊........
祝你阅读愉快!

点不了链接的同志请去评论区!

【all金】定期标记(1)

人物ooc
设定崩坏
我就是喜欢all金,说不定最后每个人多会出场呢(想多
最后祝你阅读愉快!
在安哥生日不发安金我还真是有病
是给这个太太的! @KYVjuu 拖了好久!嘉金吵架后面一定会有的!






       金很好奇地望着身旁的嘉德罗斯,他们已经坐在这将近半个小时,而嘉德罗斯依旧是一句话也不说,臭着一张脸时不时回头瞪他一眼。他也不好意思开口和嘉德罗斯说话,怕对方一下脾气不好一大罗神通棍直接敲在自己脑门上。
       可是后颈那一块地方一直泛着奇怪的痒,金已经在那抓耳挠腮了半天,却还是一点作用也没有。“嘉德罗斯......”金终究还是忍不住了小心翼翼地拉着半神的围巾开口请求。
       话还没说完,金就感觉眼前一片天旋地转。症状更严重了,金紧咬住嘴角把还未吐出的一声痛呼咽了下去,后颈好像被一块烧红了的铁片猛地贴上,细细麻麻的灼烧感不断的传来。
         手上的围巾几乎被揉成了一团,嘉德罗斯终于好像宽宏大量似的转过头来,动作粗暴地把金拉进他的怀里。尖锐的虎牙在那块作痛的皮肤上摩擦着,他探出舌尖轻柔地在上面舔了一下,然后狠狠地咬了下去,不停地舔舐着金被咬开的伤口。

         金的喉咙里发出了微弱的呜咽声,就像濒死的动物得到了救助般,他用力抱住嘉德罗斯,把头靠在他的肩窝上,浑身如同癫痫般的颤抖着。
        嘉德罗斯咬的太过于用力了,脆弱的皮肉被尖锐的虎牙咬破了,血管里的血液喷涌而出弄脏了背后的帽兜。虽然被咬破后颈真的很痛,但比起那如同灼烧般的感觉这仅仅只是如同小打小闹的疼痛。
        片刻嘉德罗斯终于放开了金被咬的血肉模糊的后颈,因为刚刚后颈喷涌的血液,舔舐后颈的半神嘴里也被尝到了些许
        “呸。”一口带着金血液的唾沫被吐到了旁边的地上,嘉德罗斯站起看着在地上捂着后颈喘息着的金。嘴角不易察觉的勾起了一丝笑,好似在嘲笑着金狼狈不堪的模样。
        金踉跄地爬了起来,捂着后颈狠狠地瞪了嘉德罗斯一眼,随后踩着飘忽的脚步离开了赤焰山的边界。

        半神整理了一下被拽掉一半的围巾,嘴中弥漫着腥甜的血腥味,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好似在回味刚才的美味般。
        嘉德罗斯又重新坐回了地上,闭上眼睛翘起了二郎腿在那小睡起来,只不过看起来他的心情已经比刚刚好了许多。

        金跳上了一棵高耸大树的枝桠上,点开了终端的界面购买了些许的药品开始着手治疗起了血肉模糊的后颈。刚触及到那块几乎被咬烂的肉,金就不满的瘪了瘪嘴,在心里骂着嘉德罗斯是个不知轻重的小屁孩。
        这种症状自大赛开始就已经持续好久,但这究竟是什么症状,他也无从而知,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带有特殊唾液的人定期在那咬一口把唾液注入血液中才会停止疼痛幸运的是这里带有特殊唾液的人很多,不幸的是这里是残酷的凹凸大赛。
        他已经在那块地方迷路了将近三天,并且和格瑞走散了,标记的时间日渐离近,他不得不请求嘉德罗斯给他定期标记一下。哪知道对方臭着张脸在那边和他对峙了半天,在症状发作时才装作好人似的给他标记了一下。
        金掐着手指数着自己离开的天数,意识到离约定好集合到时间已经过去了好一会,急忙踩着矢量滑板往会和的地点飞去。

         海盗头子踏上了金刚刚站的树枝上,伸手粘了点刚刚金留下的血液,放到鼻前闻了闻。随后从树上又跳回了地面,“大哥,怎么了。”卡米尔向前一步询问着自己的兄长为何如此反常要跳上那棵树上,突然他看到了雷狮的表情便直接禁了声把疑惑吞回了肚子里。
        “没事,只是发现了些有趣的东西。”雷狮好像刚刚那个突然跳上树的人不是他似的,他依旧用好像在问晚饭吃什么的平常的语气回答着,然后往反方向走去。
        这次卡米尔却走在了最后头,他拉了拉围巾把脸埋在里面,这样有助于思考。他不会看错的,那个充满侵略性的笑容,好似要将什么直接占为己有般。
        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大哥能够早日消散这个念头,毕竟那个叫金的不是一个会轻易屈服的人。他把帽子也拉低下来遮住了自己的脸,也遮住了刚刚流光溢彩般的眼睛,雷狮海盗团的军师并没有注意到他也被吸引了。

        远远就能看到自家发小周身快要化为实物的阴沉,即便还是一如既往的瘫着一种冰山脸也掩盖不了本人的生气。
       “格瑞......”金小心翼翼地靠近着对方,带有讨好意味的拉着他的手晃了晃,脸上挤出一个牵强的笑容用软糯的声音劝着格瑞别再生气了、他知道错了这些说过上千遍的话。
        格瑞看着金一副讨好的样子,终究还是下不去决心来责怪他。轻轻把对方搂进怀里准备进行定期标记,但他只看到金的后颈上包扎好的纱布,伤口处不仅透着血腥味还有一股过于熟悉的味道。是嘉德罗斯,他一闻到这股张扬好似充满火药味的气息时就一下认出了是那个疯子的味道。而且味道还很浓郁,好像就是几分钟前标记下的。
        格瑞一下攥紧了金胳膊,脸色阴沉地在那块纱布上神经质般不停的嗅来嗅去。他没有闻错,是那个家伙的味道。
“金这是怎么回事。”好听的嗓音带上了压抑的咬牙切齿感,刚刚回转的脸色又阴沉了下来。

        金已经知道他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便乖乖巧巧地低着头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嘉德罗斯他就是个神经病!”他最后还气愤的嘟起了两腮在控诉大赛第一罪行的最后又狠狠的骂了一句。
        他又小心地看了看格瑞仍然没有任何起色的脸色,心里不禁暗暗开始叫苦起来。
        “金。”对方突然叫了自己的名字让金直接措手不及,连忙回过神来回应。“离那个疯子远点。”格瑞吐出这几个字以后便伸手轻轻抚了一下后颈上的那块纱布,便离开来。
        徒留金一人在原地迷茫的消化着格瑞的话


——————————————————————————————————————————————————————
对,没错又是我,我开新坑了感觉要写好久。
瞎写出来的设定啊.........
反正就是每个拥有特殊唾液的人的唾液多不一样,而且他们都能嗅出这是什么味道,当然没有的人就闻不出来了。
emmmm很像ABO对吧,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可是ABO要开车!要开车!没肝的我无力开车了!就瞎凑一个设定过来玩。
更新可能会很忙主要看我心情........

【安金】无法戒除的毒瘾

       金很喜欢安迷修。
        喜欢他每一个地方,无论是好看的面容和如一汪清泉般深邃柔情的眼睛,还是他在衬衫下看似瘦削却实则布满肌肉的身材。
        就像鸦片一样金已经离不开安迷修。

        阳光斜射在两人身上带有最后一点余温温暖着他们,安迷修捧着古典的英文书籍,陈旧的纸页味和墨水味扑面而来,带着时间的味道。金靠在安迷修细窄的后背上小眠着,稍稍动作便从边缘滑了下去,金睁开眼睛想要撑起自己,却因强大的困意而放弃动作,算了,痛就痛吧。金自暴自弃地想到。
         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未到来,脑袋抵到了厚实的肌肉感。睁开眼是安迷修满脸的担心却略带无奈的表情,“王子殿下,请不要这么不爱惜自己啊,在下会因为你的受伤而愧疚的。”语气里没有任何责备,金躺在安迷修的大腿上呆呆地看着他。
        骑士嘴角微微上扬,挂在无奈的笑。碧绿泉水中盛满了柔情,好似要溢出将少年溺毙在其中。背着光的俊脸并没有任何模糊反而更加鲜明,柔顺的棕发垂下蹭到脸上带来丝丝的痒。
        骑士俯身在少年的唇上覆上诚恳的吻,只是简单的薄唇接触。安迷修小心翼翼地像一位考古学家对待一件珍宝,好似担心下一秒就会破碎。

         夕阳照在他们的身上,这场景美得就像一幅画一样。
         长久,安迷修依依不舍的离开。看着因为困意早已熟睡的金,无奈的笑了,低沉悦耳的声音如同陈酿般让人沉醉。安迷修伸手抚摸着金的头发,骨节分明细长的手指微微卷起一搓细软的金发在手上把玩着。
        少年的脸庞并未因为残酷的大赛增加任何岁月蹉跎的痕迹,曾经圆润的小脸因为最近的饮食不调而瘦了些许,安迷修心疼地抚摸金的脸庞。
        真的,他就像阳光一样温暖,那样灿烂。在如此残酷的赛制中仍没有任何的改变,在这里有的人放弃了原有的理想、杀害里自己的亲友、无恶不赦。只要他仍和当初一样对自己露出纯真的笑容。

         少年发出了轻小的梦呓,骑士笑了笑小心翼翼用公主抱的形式他抱在怀里,恳切的亲了亲他的额头。无声轻柔的把他抱起,良久,才迈步离开

        “我发誓我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安迷修在很早以前就已经离不开金了,在这种地方,没有人理解,没有人诉说,负能总会堆积起来,即便是善良像安迷修的人也会承受不起。只有金,能够让他放松下来,只有在他身边才能真正安心熟睡。
        两个人对对方都像毒品一般,谁都离不开谁。贪婪地索取着对方的一切又将自己毫无保留地展现。
        两个人都上了对方的毒瘾,而且,一辈子都无法戒除。

——————————————————————————————————————————————————————
说好的安金日常粮,@失踪人口九 到后来没力气了,车嘛,我们来日方长下回再肝

【安金】失眠症

连续三更,准确的说更不更都没什么关系啦,因为昨天遇已经更过三次啦。不过我还是要更新的,这一次是点梗。
安金,校园pa,我原以为我在写完海盗团系列之前是不会写安金的,没想到啊,没想到
——————————————————————————————————————————————————————

初春时的暖阳晒在身上,老师喋喋不休地讲着如同安眠曲般的资料,许多人都昏昏欲睡,强撑着脑袋不停得翻着白眼就是不敢睡下去。这节课是必修课,敢睡觉的话,就是不想毕业了。
安迷修用细长的手指轻轻摁压着肿痛的太阳穴,如同一汪绿泉的眼睛下沉重的眼袋表明了这位令人尊敬的学长虽然醒着但精神状态极不佳的事实。已经没有好好睡觉了,失眠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如果不是因为过去自己严格规律的时间表的话,现在应该也和他们一样睡死在课堂上了吧。

安迷修也在网上搜过了导致失眠的原因,作息不规律?多年来他早睡早起从未不规律作息过。心理压力大?他平时都是其骑士道著称,多年来的修心养性,从来都是心平气和。性格忧郁?如果说安迷修性格忧郁,那这世界还还真的没有乐观的人了。这几条都不符合安迷修的最近的症状。
客观原因导致,只有这一项安迷修表示不确认。因为他也不确定是哪出了问题。

安迷修在上完晚自习后,走向了自己的宿舍,一向听觉敏锐的他听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传来了诡异的声响。安迷修顿了一下,他住了三个多月,从来都是一个人的,难不成进了小偷。安哥放下书包慢慢地从里面抽出了他的凝晶和热流,挪到了房门口,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推开了门
“哎!哎!你好!请问你是安迷修吗?我是你的舍友我叫金。”安迷修刚想冲进去给那个小偷来个【正义制裁】,看清是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硬生生停了下来。
“可是,我住了三个多月都没有见过你啊。”安迷修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大学虽然经常有学生要求换宿舍之类的。但因为安迷修宿舍的位置过偏所以每次换位置都不会轮到他。“啊,因为我迷路了三个多月,今天才找到学校的。”金说完就绽放出一个阳光的笑容,迷路三个多月,安迷修都不知道要从哪开始吐槽了。但他看到金的笑容时就认为这一个是个好孩子。

晚上依旧还是睡不着,安迷修最终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抽屉翻出今天中午找校医配的安眠药,大学生压力过大经常睡不着这个问题很普遍,而且像安迷修这样以骑士道著称的人是绝对不会撒谎的,虽然很中二。安迷修一向是不会寻求药物的帮助的,因为会有害身体,但这样再失眠下去,安迷修就不确定他是否还能把专业课给考过。
正准备和水一起吞咽下去时,旁边看起来熟睡的金突然睁开了眼睛,水蓝色的眼睛好像在夜里发着光般的明亮。“安迷修学长你在干什么?”金从床上爬了起来,眼睛闪亮亮的盯着安迷修。安迷修苦笑了下晃了晃手中的安眠药瓶,你这样闪亮亮的盯着别人可是很犯规的啊。

金沉默了片刻,爬上了安迷修的床。
“金,你要干什么?”安迷修有点看不清他这个吃到三个月的舍友的想法了。
“小时候我睡不着,姐姐就过来陪我睡,然后我可以睡着了。所以我觉得学长你也可以试试。”安迷修沉默地看着金躺在他的床上拍着旁边的空位,不由得想起了一个表情包。晃了晃头,把这个想法甩掉以后。就爬上了自己的床,反正也是舍友的一片好意,如果还是睡不着就装睡吧。
奇怪的是躺下后听着金的呼吸声,飘过来的味道,还有旁边的温度。安迷修不由得平静下来,有多久没有这样安心过了,抱紧了旁边早已熟睡的男孩,睡意如潮水般涌面而来。早上,当太阳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里时安迷修就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怀里的男孩有多久没有这样睡的如此舒服。反正今天休息日,再睡会吧,呼吸着如同阳光的味道,再次抱紧了金躺下了。
安迷修现在并没有意识到他在未来的日子会天天像这样和这个男孩一起睡觉了,并不是因为失眠,而是因为在未来他们就是彼此最珍贵的存在了。
——————————————————————————

门突然打开,“cnm的安迷修,是不是你把我的雷神之锤给弄坏的!”雷狮猛地踹开门大声吼道,看清床上的状态以后呆了片刻。就一拳向沉睡中安迷修的帅脸上打去,“cnm这小鬼我都还没撩到!你就直接先下手为强了!”

——————————————————————————————————————————————————————

反正大晚上就不应该写什么帕金车,不仅车没写完还睡眠不足,在半醒半睡的状态下,打了这篇。
注:这一次既不是西游记也不是熊出没,而是小猪佩奇!看我的一家多么充满童真

那啥你们要点文吗?我想把佩狗的先放放,把我好情绪再发不然像帕洛斯那篇一样就糟糕啦。
随便点cp(all金内)想要什么样的,我过会自己抽几个来写

【all金/帕金】被那束光所吸引(3)———骗子大人最珍贵的宝藏

        emmmmm,我听群里的先写帕洛斯,其实帕洛斯的性格我也掌握不怎么好的,我自己加油吧特别的乱
————————————————————————————————————————————————————
       第一次见到那个小家伙的时候,是跟着雷狮去鬼天盟那向鬼狐要一些线索。说实话,帕洛斯感觉像鬼狐这样的人的。只是运用了简单的谎言和一个可笑的计划就让上千人对其五体投拜,愿意为他献出全部。
        说来也是可笑,他居然也有些欣赏鬼狐这个人。不过像鬼狐这样的人估计最多也就活过初赛就支撑不下去了。大赛中期以后每个人都会对彼此开始不信任,无论是亲如兄妹,还是血脉关联最后都会反目为仇。大赛只能活一个人,这是规则。

       无所事事的观望着四处的风景,如果不是为了利用雷狮海盗团强大的战力,他一定不会选择加入这个团队。一抹晃眼的金色进入了帕洛斯的眼中,那样的干净,那样的纯粹。真是想让人看看这样的家伙被玷污以后是什么样子呢。
        鬼狐的突然出现和急于让他们离开的样子旁人肯定是看不出的,只有同为骗子的帕洛斯能看透,因为像鬼狐这样的人肯定是不会放过嘉德罗斯和格瑞这两个犹如移动的积分库般的怪物。有这样的机会却为了这个小鬼而将其毫无留恋地交给了雷狮,瞟了瞟旁边的雷狮和佩利,毫不意外地看见雷狮和佩利对这个小家伙也是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你还真是厉害啊。小朋友。

        “你好我叫帕洛斯,我想和你做个朋友?可以吗。”帕洛斯微笑着假意向少年抛出了橄榄枝,金瞪大了他天蓝色的双眼,惊讶的看着他。果然这家伙只是装傻吗?其实傻愣愣的外表下装着的说不定是比他还要虚假的内芯呢。
        然而这一次骗子大人猜错了,“你好!帕洛斯!我叫金!很高兴和你交朋友”果然是想多了,这小子是真傻。不过,帕洛斯看了看金天蓝的好像要透明的眼睛,突然觉得如果能让这小子的眼睛沾染上脏污,让他满脸通红,无法控制自己那压抑的叫声的话,这波,也不亏啊。
        接下来就是长久的增长好感度的拉锯战了,帕洛斯有的是耐心有的是时间。

        经过了长期的观察,帕洛斯发现,这小子,原来,是个,声控和颜控啊。啊,那就太好了,接下来的就简单多了,只要长时间的刷脸和好意就会让他在金的心中占据一定的地位。
        最近好几日都不见那个小家伙,帕洛斯不免有些不习惯。啊,刷好感度刷着刷着,只是简单的在金心中从“陌生人”变成了“好朋友”。不带这么玩人的,这好感度要刷到猴年马月啊。而且还把自己给栽了进去。帕洛斯因为十分担心金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就去了几个小家伙经常会去的地方,当走到商店街的那个甜品店门口时,帕洛斯呆住了。
        他看见他,最,珍贵的东西,浑身伤痕脏兮兮,只为给那个,卡米尔,买那个贵到要死的马卡龙。他知道卡米尔并不喜欢吃甜食,只是单纯的为了那个小鬼才去的那个地方。为什么,我,会感觉这样难过,和嫉妒?这就是嫉妒吗?太无能了,竟然因为一个弱到要死的小鬼而感到嫉妒。
        帕洛斯看着卡米尔从马卡龙中抽出一个,塞进了嘴里,然后亲上了金的,嘴唇。两人唇齿相依,分开时亮闪闪的唾液仿佛是在嘲讽他,你看别人什么都不做就亲到了金,而你呢?

       烦躁,无穷无尽的烦躁。生气、嫉妒,凭什么,我付出了这么多时间,装了这么久的烂好人,我得到了什么!过来啊,不许看着他们啊,过来啊!
        感受到自己的感情以后,帕洛斯沉默了,他知道他不能再呆在他身边太久了。这个家伙,注定会成为,毫无破绽的自己的最大的一条软肋。
       后来些日子,帕洛斯一直在沉思自己对金的感情。被死亡威胁也好,被全宇宙追捕也好,想要他永远地呆在我的身边吗。没有人看见他,即使付出我的一切我也要得到他。在最后一个想法冒出时,帕洛斯真真正正地愣住了。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疯狂,了。为了这样一个小鬼,值得吗?
        两个自己在脑子中吵架,过去:“这一点也不值得!为了这样一个小鬼你愿意失去全部吗!”现在:“值得!当然值得!像这样的光芒你还会再遇到吗!而且你难道不喜欢他吗!”
       声音停住了。
        世界第一厉害的,骗术大师,帕洛斯承认了自己的感情,并且愿意失去所有来得到他。

        初赛结束了。
        小鬼没有死,真是谢天谢地。
        再一次的相遇是在迷宫中,金的眼睛还是那样的透明无邪。天蓝的眼睛愣愣地盯着,眼睛里除了他看不到别人。真是让人愉悦。
       “好久不见啊,金,要不我们互相交换号码牌吧”骗子大人游刃有余布下了陷阱等着这个天真的少年走入,果不其然金慢慢地走过来,站在了他的阴影下。他的眼睛并没有因为逆光而黯淡,反而在黑暗中越发的明亮。暗黑使者猛地从影子、阴影中越出,扑向了这个少年。金猛地睁大里双眼,用力地跃起想要躲避暗黑使者的抓捕,但都是徒劳的。少年被暗黑使者抓着吊离了地面,眼睛泛着水光狠狠地瞪着他。真是赏心悦目啊。
       “你骗我!”少年吼道,“不,我没有骗你。”苍白俊美的脸向金凑近,磁性的声音低声呢喃着。果不其然的看到了金满脸羞红的扭开了视线,看来前面收集的信息还是有用的。强硬的扭过金的脸,让他直视着自己。
        “我喜欢你啊,金”白发骗徒用假意伪装出的哽咽着说,金瞪大了双眼盯着他,从未见过帕洛斯这幅样子。因为些许身高差和暗黑使者按着他的缘故,金现在是在仰视着帕洛斯,骗徒的泪水尽数滴落在了自己的脸上。温温的,热热的。
        “所以别离开我好吗?”骗术大师第一次对着他最爱的人,说出来,他,这辈子,唯一的一句,真话。发自内心的一的一句话


——————————————————————————————————————————————————————

       不知道为什么帕洛斯的性格到后面越写越崩,但问题是我好像接受了这个设定。
        帕洛斯在小的时候应该就会游刃有余的用笑容伪装自己吧,但这一次他面对着从未遇到过如此温暖人的光,十分害怕金会离开他,不禁想要让金呆在他身边一辈,只为他闪耀。
        emmmmmm就是这样一个设定,不过在金答应他之后,每天都是那副骗子的嘴脸,各种骗东骗西,还时不时靠泪水来搓搓油,然后金就自那以后再也不相信帕洛斯的泪水了呢,不得不说,骗子大人你活该!
        emmmmm写到后面时,我妹在旁边放熊出没。干扰了我想好的剧情,就瞎写啦。而且越走越歪了。mmp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光头强啦!
我说不定会补辆车吧.......下一篇佩狗!
呜呜呜呜!雷狮海盗团篇终于要没了!不用再继续在时间线里绕死啦!可以开展新的剧情啦欧耶!

说实话我在思考要不要把那辆雷卡金车给憋出来.........
还是算了,我会死的。
我想问一下,就是我想把雷狮海盗团给全员写完然后写安哥他们。
但问题是你们说我是先写帕洛斯还是佩利呢.......
emmmmm这两个人我都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