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的羊驼

我在网上没一句是真话,请别信

【安金】失眠症

连续三更,准确的说更不更都没什么关系啦,因为昨天遇已经更过三次啦。不过我还是要更新的,这一次是点梗。
安金,校园pa,我原以为我在写完海盗团系列之前是不会写安金的,没想到啊,没想到
——————————————————————————————————————————————————————

初春时的暖阳晒在身上,老师喋喋不休地讲着如同安眠曲般的资料,许多人都昏昏欲睡,强撑着脑袋不停得翻着白眼就是不敢睡下去。这节课是必修课,敢睡觉的话,就是不想毕业了。
安迷修用细长的手指轻轻摁压着肿痛的太阳穴,如同一汪绿泉的眼睛下沉重的眼袋表明了这位令人尊敬的学长虽然醒着但精神状态极不佳的事实。已经没有好好睡觉了,失眠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如果不是因为过去自己严格规律的时间表的话,现在应该也和他们一样睡死在课堂上了吧。

安迷修也在网上搜过了导致失眠的原因,作息不规律?多年来他早睡早起从未不规律作息过。心理压力大?他平时都是其骑士道著称,多年来的修心养性,从来都是心平气和。性格忧郁?如果说安迷修性格忧郁,那这世界还还真的没有乐观的人了。这几条都不符合安迷修的最近的症状。
客观原因导致,只有这一项安迷修表示不确认。因为他也不确定是哪出了问题。

安迷修在上完晚自习后,走向了自己的宿舍,一向听觉敏锐的他听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传来了诡异的声响。安迷修顿了一下,他住了三个多月,从来都是一个人的,难不成进了小偷。安哥放下书包慢慢地从里面抽出了他的凝晶和热流,挪到了房门口,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推开了门
“哎!哎!你好!请问你是安迷修吗?我是你的舍友我叫金。”安迷修刚想冲进去给那个小偷来个【正义制裁】,看清是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硬生生停了下来。
“可是,我住了三个多月都没有见过你啊。”安迷修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大学虽然经常有学生要求换宿舍之类的。但因为安迷修宿舍的位置过偏所以每次换位置都不会轮到他。“啊,因为我迷路了三个多月,今天才找到学校的。”金说完就绽放出一个阳光的笑容,迷路三个多月,安迷修都不知道要从哪开始吐槽了。但他看到金的笑容时就认为这一个是个好孩子。

晚上依旧还是睡不着,安迷修最终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抽屉翻出今天中午找校医配的安眠药,大学生压力过大经常睡不着这个问题很普遍,而且像安迷修这样以骑士道著称的人是绝对不会撒谎的,虽然很中二。安迷修一向是不会寻求药物的帮助的,因为会有害身体,但这样再失眠下去,安迷修就不确定他是否还能把专业课给考过。
正准备和水一起吞咽下去时,旁边看起来熟睡的金突然睁开了眼睛,水蓝色的眼睛好像在夜里发着光般的明亮。“安迷修学长你在干什么?”金从床上爬了起来,眼睛闪亮亮的盯着安迷修。安迷修苦笑了下晃了晃手中的安眠药瓶,你这样闪亮亮的盯着别人可是很犯规的啊。

金沉默了片刻,爬上了安迷修的床。
“金,你要干什么?”安迷修有点看不清他这个吃到三个月的舍友的想法了。
“小时候我睡不着,姐姐就过来陪我睡,然后我可以睡着了。所以我觉得学长你也可以试试。”安迷修沉默地看着金躺在他的床上拍着旁边的空位,不由得想起了一个表情包。晃了晃头,把这个想法甩掉以后。就爬上了自己的床,反正也是舍友的一片好意,如果还是睡不着就装睡吧。
奇怪的是躺下后听着金的呼吸声,飘过来的味道,还有旁边的温度。安迷修不由得平静下来,有多久没有这样安心过了,抱紧了旁边早已熟睡的男孩,睡意如潮水般涌面而来。早上,当太阳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里时安迷修就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怀里的男孩有多久没有这样睡的如此舒服。反正今天休息日,再睡会吧,呼吸着如同阳光的味道,再次抱紧了金躺下了。
安迷修现在并没有意识到他在未来的日子会天天像这样和这个男孩一起睡觉了,并不是因为失眠,而是因为在未来他们就是彼此最珍贵的存在了。
——————————————————————————

门突然打开,“cnm的安迷修,是不是你把我的雷神之锤给弄坏的!”雷狮猛地踹开门大声吼道,看清床上的状态以后呆了片刻。就一拳向沉睡中安迷修的帅脸上打去,“cnm这小鬼我都还没撩到!你就直接先下手为强了!”

——————————————————————————————————————————————————————

反正大晚上就不应该写什么帕金车,不仅车没写完还睡眠不足,在半醒半睡的状态下,打了这篇。
注:这一次既不是西游记也不是熊出没,而是小猪佩奇!看我的一家多么充满童真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