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的羊驼

我在网上没一句是真话,请别信

【安金】无法戒除的毒瘾

       金很喜欢安迷修。
        喜欢他每一个地方,无论是好看的面容和如一汪清泉般深邃柔情的眼睛,还是他在衬衫下看似瘦削却实则布满肌肉的身材。
        就像鸦片一样金已经离不开安迷修。

        阳光斜射在两人身上带有最后一点余温温暖着他们,安迷修捧着古典的英文书籍,陈旧的纸页味和墨水味扑面而来,带着时间的味道。金靠在安迷修细窄的后背上小眠着,稍稍动作便从边缘滑了下去,金睁开眼睛想要撑起自己,却因强大的困意而放弃动作,算了,痛就痛吧。金自暴自弃地想到。
         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未到来,脑袋抵到了厚实的肌肉感。睁开眼是安迷修满脸的担心却略带无奈的表情,“王子殿下,请不要这么不爱惜自己啊,在下会因为你的受伤而愧疚的。”语气里没有任何责备,金躺在安迷修的大腿上呆呆地看着他。
        骑士嘴角微微上扬,挂在无奈的笑。碧绿泉水中盛满了柔情,好似要溢出将少年溺毙在其中。背着光的俊脸并没有任何模糊反而更加鲜明,柔顺的棕发垂下蹭到脸上带来丝丝的痒。
        骑士俯身在少年的唇上覆上诚恳的吻,只是简单的薄唇接触。安迷修小心翼翼地像一位考古学家对待一件珍宝,好似担心下一秒就会破碎。

         夕阳照在他们的身上,这场景美得就像一幅画一样。
         长久,安迷修依依不舍的离开。看着因为困意早已熟睡的金,无奈的笑了,低沉悦耳的声音如同陈酿般让人沉醉。安迷修伸手抚摸着金的头发,骨节分明细长的手指微微卷起一搓细软的金发在手上把玩着。
        少年的脸庞并未因为残酷的大赛增加任何岁月蹉跎的痕迹,曾经圆润的小脸因为最近的饮食不调而瘦了些许,安迷修心疼地抚摸金的脸庞。
        真的,他就像阳光一样温暖,那样灿烂。在如此残酷的赛制中仍没有任何的改变,在这里有的人放弃了原有的理想、杀害里自己的亲友、无恶不赦。只要他仍和当初一样对自己露出纯真的笑容。

         少年发出了轻小的梦呓,骑士笑了笑小心翼翼用公主抱的形式他抱在怀里,恳切的亲了亲他的额头。无声轻柔的把他抱起,良久,才迈步离开

        “我发誓我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安迷修在很早以前就已经离不开金了,在这种地方,没有人理解,没有人诉说,负能总会堆积起来,即便是善良像安迷修的人也会承受不起。只有金,能够让他放松下来,只有在他身边才能真正安心熟睡。
        两个人对对方都像毒品一般,谁都离不开谁。贪婪地索取着对方的一切又将自己毫无保留地展现。
        两个人都上了对方的毒瘾,而且,一辈子都无法戒除。

——————————————————————————————————————————————————————
说好的安金日常粮,@失踪人口九 到后来没力气了,车嘛,我们来日方长下回再肝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