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的羊驼

我也好想光明正大的开车.....可现在智障好多.....不敢这样做.......

【all金】定期标记(1)

人物ooc
设定崩坏
我就是喜欢all金,说不定最后每个人多会出场呢(想多
最后祝你阅读愉快!
在安哥生日不发安金我还真是有病
是给这个太太的! @KYVjuu 拖了好久!嘉金吵架后面一定会有的!






       金很好奇地望着身旁的嘉德罗斯,他们已经坐在这将近半个小时,而嘉德罗斯依旧是一句话也不说,臭着一张脸时不时回头瞪他一眼。他也不好意思开口和嘉德罗斯说话,怕对方一下脾气不好一大罗神通棍直接敲在自己脑门上。
       可是后颈那一块地方一直泛着奇怪的痒,金已经在那抓耳挠腮了半天,却还是一点作用也没有。“嘉德罗斯......”金终究还是忍不住了小心翼翼地拉着半神的围巾开口请求。
       话还没说完,金就感觉眼前一片天旋地转。症状更严重了,金紧咬住嘴角把还未吐出的一声痛呼咽了下去,后颈好像被一块烧红了的铁片猛地贴上,细细麻麻的灼烧感不断的传来。
         手上的围巾几乎被揉成了一团,嘉德罗斯终于好像宽宏大量似的转过头来,动作粗暴地把金拉进他的怀里。尖锐的虎牙在那块作痛的皮肤上摩擦着,他探出舌尖轻柔地在上面舔了一下,然后狠狠地咬了下去,不停地舔舐着金被咬开的伤口。

         金的喉咙里发出了微弱的呜咽声,就像濒死的动物得到了救助般,他用力抱住嘉德罗斯,把头靠在他的肩窝上,浑身如同癫痫般的颤抖着。
        嘉德罗斯咬的太过于用力了,脆弱的皮肉被尖锐的虎牙咬破了,血管里的血液喷涌而出弄脏了背后的帽兜。虽然被咬破后颈真的很痛,但比起那如同灼烧般的感觉这仅仅只是如同小打小闹的疼痛。
        片刻嘉德罗斯终于放开了金被咬的血肉模糊的后颈,因为刚刚后颈喷涌的血液,舔舐后颈的半神嘴里也被尝到了些许
        “呸。”一口带着金血液的唾沫被吐到了旁边的地上,嘉德罗斯站起看着在地上捂着后颈喘息着的金。嘴角不易察觉的勾起了一丝笑,好似在嘲笑着金狼狈不堪的模样。
        金踉跄地爬了起来,捂着后颈狠狠地瞪了嘉德罗斯一眼,随后踩着飘忽的脚步离开了赤焰山的边界。

        半神整理了一下被拽掉一半的围巾,嘴中弥漫着腥甜的血腥味,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好似在回味刚才的美味般。
        嘉德罗斯又重新坐回了地上,闭上眼睛翘起了二郎腿在那小睡起来,只不过看起来他的心情已经比刚刚好了许多。

        金跳上了一棵高耸大树的枝桠上,点开了终端的界面购买了些许的药品开始着手治疗起了血肉模糊的后颈。刚触及到那块几乎被咬烂的肉,金就不满的瘪了瘪嘴,在心里骂着嘉德罗斯是个不知轻重的小屁孩。
        这种症状自大赛开始就已经持续好久,但这究竟是什么症状,他也无从而知,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带有特殊唾液的人定期在那咬一口把唾液注入血液中才会停止疼痛幸运的是这里带有特殊唾液的人很多,不幸的是这里是残酷的凹凸大赛。
        他已经在那块地方迷路了将近三天,并且和格瑞走散了,标记的时间日渐离近,他不得不请求嘉德罗斯给他定期标记一下。哪知道对方臭着张脸在那边和他对峙了半天,在症状发作时才装作好人似的给他标记了一下。
        金掐着手指数着自己离开的天数,意识到离约定好集合到时间已经过去了好一会,急忙踩着矢量滑板往会和的地点飞去。

         海盗头子踏上了金刚刚站的树枝上,伸手粘了点刚刚金留下的血液,放到鼻前闻了闻。随后从树上又跳回了地面,“大哥,怎么了。”卡米尔向前一步询问着自己的兄长为何如此反常要跳上那棵树上,突然他看到了雷狮的表情便直接禁了声把疑惑吞回了肚子里。
        “没事,只是发现了些有趣的东西。”雷狮好像刚刚那个突然跳上树的人不是他似的,他依旧用好像在问晚饭吃什么的平常的语气回答着,然后往反方向走去。
        这次卡米尔却走在了最后头,他拉了拉围巾把脸埋在里面,这样有助于思考。他不会看错的,那个充满侵略性的笑容,好似要将什么直接占为己有般。
        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大哥能够早日消散这个念头,毕竟那个叫金的不是一个会轻易屈服的人。他把帽子也拉低下来遮住了自己的脸,也遮住了刚刚流光溢彩般的眼睛,雷狮海盗团的军师并没有注意到他也被吸引了。

        远远就能看到自家发小周身快要化为实物的阴沉,即便还是一如既往的瘫着一种冰山脸也掩盖不了本人的生气。
       “格瑞......”金小心翼翼地靠近着对方,带有讨好意味的拉着他的手晃了晃,脸上挤出一个牵强的笑容用软糯的声音劝着格瑞别再生气了、他知道错了这些说过上千遍的话。
        格瑞看着金一副讨好的样子,终究还是下不去决心来责怪他。轻轻把对方搂进怀里准备进行定期标记,但他只看到金的后颈上包扎好的纱布,伤口处不仅透着血腥味还有一股过于熟悉的味道。是嘉德罗斯,他一闻到这股张扬好似充满火药味的气息时就一下认出了是那个疯子的味道。而且味道还很浓郁,好像就是几分钟前标记下的。
        格瑞一下攥紧了金胳膊,脸色阴沉地在那块纱布上神经质般不停的嗅来嗅去。他没有闻错,是那个家伙的味道。
“金这是怎么回事。”好听的嗓音带上了压抑的咬牙切齿感,刚刚回转的脸色又阴沉了下来。

        金已经知道他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便乖乖巧巧地低着头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嘉德罗斯他就是个神经病!”他最后还气愤的嘟起了两腮在控诉大赛第一罪行的最后又狠狠的骂了一句。
        他又小心地看了看格瑞仍然没有任何起色的脸色,心里不禁暗暗开始叫苦起来。
        “金。”对方突然叫了自己的名字让金直接措手不及,连忙回过神来回应。“离那个疯子远点。”格瑞吐出这几个字以后便伸手轻轻抚了一下后颈上的那块纱布,便离开来。
        徒留金一人在原地迷茫的消化着格瑞的话


——————————————————————————————————————————————————————
对,没错又是我,我开新坑了感觉要写好久。
瞎写出来的设定啊.........
反正就是每个拥有特殊唾液的人的唾液多不一样,而且他们都能嗅出这是什么味道,当然没有的人就闻不出来了。
emmmm很像ABO对吧,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可是ABO要开车!要开车!没肝的我无力开车了!就瞎凑一个设定过来玩。
更新可能会很忙主要看我心情........

评论(10)

热度(90)